回归原生态

2020-04-21    随笔日志   


刚刚看完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《非常6+1.》节目,竟然为彝族姑娘欧牧优诺的“原生态”歌唱所感动,一时鼻子发酸,热泪盈眶,陡然涌起想哭的冲动。这种情况,与我已过不惑的年龄是极不相称的。

记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重温《雷锋的故事》时有过,感觉那是一种人性的“原生态”;汶川地震的日子里,在电视上看到温总理慰问灾民时有过,感觉那是一种政治的“原生态”;以前在村小工作时,学生家长抱了老母鸡硬塞给我时有过,感觉那是一种感恩的“原生态”;当然,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肯定不止这些,但确实不多,而且随着社会的“进步”和人类的“进化”而越来越少:因为“原生态”太单纯,单纯得不掺丁点儿杂质;太质朴,质朴得没有丝毫包装;太实在,实在得像母亲的爱。试问:这样的“原生态”元素,在现代经济社会里,有多少政客需要?有多少商人需要?有多少赌徒需要?又有多少房奴、多少百姓能得到???  

彝族姑娘欧牧优诺的“原生态歌唱”也让我想起了爱妻的家乡——小水山达巅坡,清一色的侗家族,清一色龙姓山寨,这里属于会同境内最原始的地带之一,也许是高山屏蔽了外界的污染,山民们更显得热情、真诚、淳朴、善良,曾有几个外乡人落脚在此,宁愿客死他乡也不回去。我每次做客喝酒必醉无疑,他们用酒歌劝客,语言朴实真诚,毫无虚情假意。比如:“这杯几酒啊清又清嘞,双手举起敬亲人啦,请你喝了杯中的酒喔,四季来往感情深”……

这般殷勤,这份真心,谁能拒绝?

听了彝族姑娘欧牧优诺的“原生态歌唱”,真的触动了心灵最深处的赤子情怀,我不知道这个社会能在多大范围、多长时间、哪些层面上回归道德情感的“原生态”,但我愿意,我更希望,在学校、在课堂、在老师心中,把美好的东西尽量多地找回来,并传播到学生心灵中去。

值得欣慰的是,在这个节目结束时,彝族姑娘欧牧优诺的“原生态歌唱”,得到了在场观众和评委的热捧,我相信电视机前的千万观众也有同感,其中也该有政客、商人和赌徒吧。

你愿意回归“原生态”吗?


相关文章
澳门十大信誉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