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午节不吃鸡蛋和粽子

2020-05-03    随笔日志   


  
    今天一早起来,老公就煮好了早餐,我一看呆了:怎么还有鸡蛋?老公说,过节嘛,意思意思,吃一个吧。
   
    我摇摇头。于是,两个鸡蛋进了老公的肚。

    在我的记忆里,每年的端午节,母亲都会煮一小盆甜的咸的鸡蛋和鸭蛋,还有大蒜头,另备雄黄酒一瓶,粽子时有时无。

    这些东西是必须要吃要喝的,到底有什么讲究却不知。只是当地的民俗是这样,一个早上肚子里塞的鸡蛋鸭蛋大蒜足够消化几天了。

    蛋类平时是吃不上的,除非过生日了才能吃上一个,家里人也就跟着沾光,说是“咬灾”。农村人有句俗话:宁省一年不省一节。说的就是平时吃萝卜白菜喝稀饭都行,但等到节日的时候,一定会不惜血本,让你过足心瘾和嘴瘾。

    我不爱吃鸡蛋,尤其是煮的。但在母亲的软硬兼施下却也将肚子塞得胀胀的。然后一到两天内绝食,拚命消化掉胃里的过剩物。

    粽子是母亲自己蒸的。很小的时候没有吃过,因为我们那里不产大米。十几岁的时候,村里有了外地人来卖大米和糯米,于是母亲便用玉米黄豆等粮食换些大米和糯米。逢年过节的时候便熬点稀饭什么的,端午节便会蒸些粽子端上桌子。母亲蒸的粽子便是蘸糖吃的那种,而我天生不爱甜食,所以只是象征性的咬上一两口。

    几十年过去了,我一直对端午节有种莫名的厌恶感。但是今天,老公按照我的意思,买回了鸡、鱼,羊肉、青菜,还有一瓶葡萄酒。虽然两个人鸡鱼肉酒的对拚有点奢侈,但我喜欢。

    破天荒,第一次,有生以来第一次,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过个端午节了。

    这个端午节,我不吃鸡蛋和粽子。

相关文章
澳门十大信誉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