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荒者与乞丐

2020-04-14    随笔日志   

(沈纪鸣·20**-12-01)

每天早上,我都要沿着小区周围的道路走一圈。有时侯晚上LP有空,还会陪着她再走一圈,并且到“激情广场”去唱一唱。

常在走路中,看到一些有趣现象,便会就此发一通议论,今天也不例外。

常常看到,一些拾荒者背着蛇皮袋,沿着路边的一个个垃圾桶翻过去,捡一些可以回收的垃圾。也常常在酒店门口遇到,一些乞丐成群结队地要钱。

我对前者,一直充满同情和尊敬。因为不管形象怎么样,毕竟他们是凭自己的双手,来为自己的生活努力。也许,他们此刻正在憧憬着,手中的东西卖掉以后,给自己的孩子交学费买课本,让下一代能够脱贫致富。

也因此,总有一种想帮助他们的冲动,但一时还未想出合适的办法,因为还必须对他们的人格尊严给予尊重。

类似的,还有路边小摊、擦皮鞋的,等等。有时侯,明明我刚擦过鞋,我也会停下来,再擦一次;也有时候,我会跟他们说:“擦好一些,我给双倍钱。”其实也就是想帮助一下而已。

还有时候,同样在商场可以买的东西,地摊上有,我就买地摊的,不为什么,就是有一种尊重和想帮助的意念,我常常跟他们讲:“零钱别找了。”更不会去讨价还价,毕竟他们生活不容易。

相比较之下,我对后者则有点鄙视。虽然当生活极端困难、而自己一时又无能为力时,放弃为人的尊严,是情由可原的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,当看到一些“假乞丐”的报道后,当看到一些乞丐拒绝救助站的救助后;我有点改变了想法。

特别是亲身经历了在走路的时候、一些乞丐挡着马路,你左他也左、你右他也右,好象不留下买路钱就不让过去;还有一些小乞丐,你走过去了,他们还要拉着你的衣服,不给钱决不放手。这时候,我真的很恶心,怎能如此强迫人行善呢?!本来不劳动就很可耻,再来干扰别人、干扰社会就更不好了!

自从那时开始,对于这些乞丐,我是一毛不拔的。当然,看到确实困难的,还是会忍不住施以援手,但总是不那么情愿。

从另一方面说,我觉得,对于地摊(包括流动商贩),政府的城管应该适当地网开一面,只要不阻碍交通,大可不必赶尽杀绝,因为城市的容貌与人民的生存对比,无疑人民的生存更重要。同时,即便是为了维持城市容貌,用“疏导”的办法,绝对比用“堵塞”的办法更好,只是需要多动一些脑筋,多费一些气力罢了。

留着这份力气,去打击贪污腐化份子吧!也许我们看来不起眼的买卖,就能够供养一家人的生活,同时还能减少政府的扶贫和发放低保的负担呢!

古人云:民为重,君为轻,社稷次之。为政者当谨守此言。想想当年党进行流血的武装斗争,决不是仅仅为了坐江山吧,其初衷本来是为了解放穷苦百姓,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。而如今,如果仅仅用它享受权利和好处,岂不是有违老一代当初浴血奋战的本意。

对于如何让想干活、能干活的人不再受穷,政府和执政党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和书面上,需要拿出切切实实的措施来。现在的情况是,上面急,中间肠梗阻。城市管理的官员,为什么不拿出拼政绩的干劲,为老百姓做些实事呢!那可是千秋传诵的好事、是真正的政绩呢!

至于我们普通老百姓,也包括一些下层管理者,我认为必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不去助长那些好逸恶劳的行为,而去多多关心帮助那些以自己双手谋生的穷人吧!

相关文章
澳门十大信誉平台